忍者ブロ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闪电11人][染吹]265.4km/h


 很多状况经历之后,再往回看就像做梦一样……
	 
	即便只隔了几天,什么ALIEN学院,什么外星人袭击地球,什么DARK EMPERORS一切就像大家一起演了一场闹剧。其中各种滋味在品尝过后,却不由得嘲笑起自己来。留下的苦涩,在这一刻变得甘甜。可是在章节的收尾处,总想多写点什么让句子变的更为饱满。
	
	在不断敲击手机键盘后再全部清空,反复折腾几次终于作罢。当然这种时候吹雪士郎内心中的另一个人就会出来冷嘲热讽:“这点小事就婆婆妈妈的像什么样子,是男人就不要纠结于怎么发简讯!你再不发送我就代劳了。”
	“等等,敦也!!”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里人格的敦也已经快速的将发送键按下,当作为自身人格吹雪回过神时,“啊啊啊啊啊!发出去了!!发出去了!”眼睁睁的看着发送完成的信息框。吹雪士郎今天的苦恼变的更重了。明天就要回去了,如果就这样回去的话,或许……
	
	几个小时前在雷门举行了热烈的欢送会后,为了明天回去的几个能有精神坐列车,雷门的大家都体谅得早早散场,留下了明天要返回各自学校的几个人。热闹了这么就久,突然安静下来反倒不适应了。这时立向居提出要不四个人一起玩会儿纸牌,纲海正好来了兴致:“这么早反正睡不着,去餐厅吧,可以一边打牌一边看电视。”
	不过,
	“哈”,吹雪打了个哈欠“抱歉,我还是有点累了。”吹雪歉意地说。
	“诶,那就可惜了,吹雪!”纲海拍了一下吹雪。
	“那请早点休息,吹雪前辈。”看到脸上疲倦连连的吹雪立向居关切的说。
	“恩,谢谢,真是抱歉了。”告别了三人往宿舍走,此时在吹雪的心头还有一个结没打开,打败GENESIS回到雷门想和大家分享胜利的喜悦的时候,被DARK EMPERORS 生生挡住了去路。当黑色的斗篷摘下,露出的面孔就像一道晴天霹雳,有什么东西在内心崩塌。
	“一起变成风的约定就这样轻易地忘记了嘛,在alien石的诱惑下就那么轻易地忘记了?”
	还没推开宿舍房门的手变的承重起来。“染冈君对我而言到底是什么呢?”
	
	“太难看了,”心中的敦也又适时的出现了,“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烦恼的。”
	“闭嘴!敦也,这种感觉你又不懂!”吹雪士郎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吼道。
	“有什么不懂的。”敦也反驳道。
	被敦也的不削微微的激怒:“那你倒是说说看!”
	“喜欢对吧!”敦也理直气壮的答道,“你,很喜欢,很喜欢染冈龙吾,从第一次在白恋认识开始,第一次单挑开始,就很喜欢很喜欢了吧。”
	士郎一愣
	“因为染冈的受伤,而给自己加上不知所谓的负担的人不是你嘛!!所以不是喜欢是什么,不是在意是什么!”被自己内心中的敦也说的语塞。
	
	“啊哈,是啊,是啊。”吹雪士郎仰面躺在宿舍的床上,看着天花板,与染冈一起踢球的画面在脑海闪过。“但是,我完全都不知道染冈君是怎么想的,或许在他眼里我只是一个可以一起开开心心踢球的队友。”
	
	“所以我最烦你这个毛病了,你不去问怎么知道染冈他想什么呢。”敦也有点不耐烦了。
	“诶?”
	“在闪电巴士上不是交换过邮件地址了嘛,士郎哟。”郭也一语中的。
	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就可以轻轻松松的说出喜欢这样的话。但是对象是染冈的话,却不知道说什么又如何说,是不是所有的语言都会变得矫情,或者说根本不需要语言。
	
	当敦也代替士郎发出短信的那一刹那,士郎其实也有一股气松泄了下来。可是,“敦也,你发了什么内容。”
	
	“啊,”敦也轻松道,“男人间的表白啊!”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啦!”
	
	“小子!出来单挑!”郭也字正腔圆的说。
	
	“诶!诶诶诶诶诶诶!”
	所以说这是青春。
	
	看来今天是没法早点睡了,翻身做起来,既然发出去了就只能等回应了。但是这样的短信会有什么回应啊!回复只有“你说什么!单挑就单挑!谁怕谁啊!”要么就是“吹雪你没事吧。”
	
	“啊啊。只能这样了。”看来光躺着也不行了,吹雪站了起来,推开房门。比起躺着发呆,或许在离开前再在稻妻町四周逛一圈更有意义。
	
	因为只是一个小小的镇,到了天黑后,街上不再有太多的人群,也没有东京市区内繁华的夜市。吹雪很喜欢现在的这种恬静,虽然更跟喜欢北海道的雪,雪给自己带来恐惧,但同时又带绝对的来安全感。“啪啪,啪啪啪。”球面击打地面所发出的响声。而声音的源头正是河边的足球场。“不知不觉又到了这个地方,会是谁呢,在这个时候。”闻声而寻。期待什么,又能看到什么,内心深处是不是早就有了答案。
	
	虽然球场上没有灯,但是透过河对岸照过来的微弱余光可以认出人形,其实早就知道了。
	“染冈君!”从河堤上走下来,与吹雪的声音一同落下的是足球入门的撞击声。
	“吹雪,你怎么到这来了。”意料之外的平静。“明天不是要回去了嘛,再不睡,坐列车回去可是会吃不消的。”染冈捡起了刚刚精彩入门的足球,走了过来,温和的表情越加清晰起来。
	
	好像和所想的不一样,“诶,没事,反正也睡不着。道是染冈君最近也没有比赛,一个人也在这里练习?”
	
	“嘛,习惯了啦,如果不练习到尽兴,反而也睡不着呢。”从背包里拿出了水壶,同时带出了闪着未读短信移动电话。”
	
	剧情怎么可能直线发展呢,起码要打个弯,“诶,这是什么!‘小子?!……’,”,从略带微怒的声音中吹雪想象出得出染冈表情,所以还是两选一……“单挑!主意不错,来吧!”微怒变成了上扬的兴奋。
	
	真是无论哪种回答都是糟糕的选择。“诶……”留下片刻沉默。
	最后还是,
	“啊,还是算了吧。”怎么还是没骨气起来,想说明明不是是这些,“马上就要回去了反而紧张起来了。”
	“足球以后还是会一起踢的,以后来白恋吧,雷门和白恋的友谊赛。”也不是这些。
	“一定的。”整理好东西的染冈,走了过来拍了两下吹雪的背。“回去吧。”
	“恩。”停顿了一下,“明天来车站送我吧。”
	“当然啦!”染冈的手伸了过来搭到了吹雪的右肩上,自然没有犹豫,“回去咯。”
	
	回去,回到北海道,回到那里就会安心吗?
	
	东京站内通往各个方向的列车分布四方,由于发车时间挨得太近,大家决定分开将回去的人送去相应的站台。染冈必然在送吹雪去前往札幌站台的行列。
	
	从东京到北海道有多远?如果坐新干线的话还要换乘过海列车才能到达札幌。总共6小时。
	
	道别的话还能说出多少,可都不是最想说出的话。
	“驶往札幌的列车即将发车,请还未上车的乘客尽快上车。”喇叭里传出即将发车讯息。
	“只能送到这里了,吹雪。”染冈转过头来。
	“恩,下次北海道见!染冈君,还有大家!一定要来啊!”标准的鞠躬还有告别。
	
	车门在警告的嘟嘟声后统一的关闭,就只有这些吗,也只有这些吗?
	站台的画面往后移动,由慢至快,在列车驶离站台前还可以看见,染冈依旧在在挥手告别。直至四周的景物最终挡住的站台的全貌,就真的是离别了,即使知道这是暂时的。
	
	265.4km/h,这是列车从东京到达札幌的平均时速。
	(“也是我离开你的速度。”)
	
	即使是这样的高速,在车厢内也感到如履平地的安稳,靠着车窗,看着不断往后的风景从高楼大厦变成熙攘小镇再变为广阔的田野。视线也变的开阔起来。灿烂的阳光照在大片大片的原野上,泛着金色的光,温暖沁人。先扬后抑,继续往北后,空气也变得凝结起来,皑皑白雪代替了四周的景色,车窗上也蒙上了水汽。已经连续4个多小时的车程后,人开始感觉疲倦,配合着由于水汽变得模糊景色,睡意袭来。可此时此刻的大脑活跃度却绝地反弹,思绪化为梦境汹涌至每一处细胞。
	
	第一次相识时的染冈,一脸不削的染冈,害羞的染冈,受伤后还给自己打气的染冈,说着约定都忘记了的染冈,笑着告别的染冈。脑子里全是那张完全看起来不像国中生的脸,黝黑的皮肤,剃得光光的粉色板刷头,还有与外貌不符右眼角的泪痣,好想触碰,想到窒息。
	
	“此次从八户驶出前往函馆的列车即将到达终点,请旅客做好准备。”车厢里响起通知即将到站的女声。
	
	到了,回来了,可怎么这寒冷的空气那么陌生,四周一切透漏这模糊的不真实感。下车的那一刻,看到了早早就来等候自己的——白恋的大家,大家热烈的围了过来,说着“欢迎回来!”聊起了自己离开期间有趣的事,ALIEN学院比赛的事,将来也要参加比赛的事。
	就这样连续几天就像节日一样,学校里弥漫着快乐的气息。每天都和大家一起练球,滑雪。一切都很好,这是吹雪最喜欢的生活。但填不满内心的空洞,笑的越灿烂,空洞却越发蔓延扩散。
	然后,北海道飘起了大雪,北风肆无忌惮。在无法练球的日子里,名为思念的东西化为疾病侵蚀着身心。每天简讯里平凡的慰问,和闲聊根本不足以治愈。“好像见到你,感觉你的呼吸,你的声音……”
	
	“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君,染冈龙吾,我想你,我想见到你……我喜欢你……”发自内心的声音冲破心脏隔膜,伴随着心脏急速的跳动,噗咚噗咚。
	
	恋爱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那么无比思念同时伴随着甜蜜的疼痛。精神也变得恍惚起来。
	渐渐变得无法伪装,最终被身边的人发现情绪微妙的变化。
	
	“没事吧吹雪,最近精神不大好呢?感冒了嘛?”不知道谁在傍边关切的问道。
	很久没接话,“没事,只是觉得不是很舒服。”
	“诶,那可要注意身体,这么差的天气,如果再觉得不适的话,可要尽快去医务室哦。”旁边的同学补充道。
	“恩,我一定注意。”微微的点头,微笑致谢。但尽量让自己不要太靠近人群,而引来更多的关心。
	
	如何治愈这样的疾病。
	
	【染冈,染冈】短信发送。
	
	又不是相隔几光年的距离,短信又不需要1个月,3个月或者更长的延时才能到达,当正在雷门吃午饭染冈收到这条只有称谓的短信的时候,只是在心中打了一小小的问号。还没打完 [怎么了]确认发送,接下来是一阵短信的狂轰滥炸,让所有的问号都变成了紧张感。
	
	【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染冈】xN
	
	直到手机停止了震动。
	【我想见到你】
	
	染冈关掉发送信息的框,直接点开了通话……嘟……嘟……无人应答……
	
	“我想见到你。”恍惚间吹雪已经走在了风雪之中,但是北国寒冷的风雪并没有吹冷烦躁的内心。不开心的时候,或者烦恼的时候,吹雪总是喜欢在这种狂风大作的天气去白恋后面的山岭里。任凭雪打在自己的自己的皮肤上,任由风将自己吹的摇摇欲坠,但自己绝不会倒下,脚下的厚实的雪地不能阻碍吹雪前进的脚步。
	
	“我想摆脱这样的心情——因为想着你就变得不再像自己。”
	
	拨打了几十个电话,都无人接听,心中的紧张感再次扩大,染冈突然从座位上做起来,吓的坐在前面的同班同学一惊。
	再联系不到吹雪,一定会成为人生的一大败笔。染冈有了即使搞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也要找到吹雪的念头。三步并两步,以自己最大的速度冲出校门。沿途路过家门,连我回来了也来不及说,取来了一切可能用得到的东西。
	当雷雷轩的门被打开的时候,响木监督被眼前这个眉头拧成一团的青年吓了一跳,“染冈啊!吓死我了!没事吧。”
	
	还没来得及回答响木的问题:“响木监督,你有白恋中学的电话吧?”
	“有是有,你要那个电话,做什么。”
	“请把那个电话告诉我,拜托了!”看着一脸认真染冈,响木也没追问下去,转身写下电话号码,将电话递给染冈。
	“非常感谢。”接过纸条说着又奔出了雷雷轩。
	
	如果足球入门的速度能达到265.4km/h话,那一定可以打破吉尼斯纪录。不过那样的话铁胆火车侠就会泪目。
	
	从东京到北海道没有直达的列车,一是因为从中部到达北部距离绝对够远,二是也不会有那么多人每天要来往于两地,当然除了来到日本体验长途客运的旅客和不需要飞机高昂的费用来支撑紧迫时间的乘客外,其实选择坐列车前往北海道的人不会很多。
	
	可是此时此刻还那来时间去定机票!果然不需要繁琐手续的高速列车才是最好的选择。从稻妻町到达东京JR站的车上跳下。染冈觉得自己在躲避对方球员来抢球的时候都没有现在避让逆流而来的人群这样的敏捷和迅速。穿过人流,购得了车票,快速通过检票口,熟悉的跑向正确的站台。一切都早就写好了,当登上列车的那一剎那,列车门如期关上,时间是那么准确,不差一毫一厘。
	
	经过短暂呼吸的调整,染冈走向车厢,因为自己刚才的精彩“入门”迎来本来就人不多的车厢内乘客频频侧目。
	
	染冈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挠着头找到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下。其实可以再巧合一点,比如此时此刻染冈坐的位子正好就是吹雪那天回北海道时坐的座位。
	
	开始总是写的过多到最后头重脚轻,染冈现在有点后悔当时,其实早就发现了吹雪略微的异样,这样放任不管,以为是连续的比赛所以给吹雪造成身心上的疲惫,只要给更多的时间让他休息就可以痊愈。所以现在那么那么的想飞奔去他身边,想说一句“对不起,一起变成风的约定没有忘记”。
	
	(“265.4km/h,这是我能达到到你你身边最快的速度。”)
	
	这样的天气里走在被白雪侵蚀的天地里,好像时间也被冻结。四肢五官的感觉慢慢变得迟钝。好像终于可以忘记什么,但是还是没能忘记。这样想见到谁的心情怎么就深入了骨髓。
	
	“在这样的时间会遇到山神哦。”这是吹雪在第一次坐上闪电巴士时说的,现在也这样对自己说。
	
	故事一般不会那么一帆风顺,当快要到达札幌的时候,列车遭遇了强烈的震动,然后是急刹车。“现在紧急通知,由于积雪完全覆盖了轨道,列车需要在原地停留一段时间,给乘客造成不便敬请谅解。再通报一遍……”
	从地图上看即使到了函馆还要坐很长一段路的车才能到达白恋中学。时间不断流逝。一分钟两分钟,三十分钟。刚在列车上的时候,染冈通过移动电话拨通了白恋中学的电话,接电话的人是白恋足球队监督老师。在礼貌的寒暄后,“监督老师,虽然是个很无理的请求,但是您可以帮我转接吹雪士郎可以吗?”
	“你说吹雪同学吗,今天这种天气足球部也没有活动,应该在宿舍吧,我可以帮你转接到宿舍去。”老师有点疑惑但是还是热情的说着。
	“真是麻烦老师了。”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却引发了白恋中学足球部内的轩然大波。
	是的,他们谁也找不到吹雪了。虽然说吹雪以前也有玩失踪的习惯,但是在这样的天气里,吹雪是绝对不会这个时候出去的。
	
	根据最后见到吹雪的同学叙述,他觉得吹雪脸色不太好就劝说他去医务室,后来看他出去了,就以为吹雪去找保健医生。但是接下来从学校里里外外,哪都没有吹雪的身影。正在与染冈的通话的某个不知名的学生突然说道:“这种天气不会去学校后面的山里了吧。”
	
	这样的发展就像当头一棒。
	
	在即将达到车站的时候列车被厚厚的积雪堵在了离开终点站几公里的地方,这种时候还怎么能等的下去。每辆列车在门口旁都有紧急情况下打开车门的开关。在最后等待了45分钟后,染冈站了起来,目标直指车门,让全车乱作一团的事情就在此时发生,染冈开了紧急开关的保护壳,一把按了下去。同时警报声想起,在车门打开的时候,他跳了下去,双脚在铁道旁的雪地上留下深深地脚印。他开始沿着通向终点站方向的铁路跑起来。
	
	“我一定可以找到你。”
	
	从一开始就没有留个悬念和遗憾来给本来就纠结万分的故事来点什么刺激,所以在接下来染冈既没有遇到什么铁道警察,也没有被列入危险人物,当他爬上站台的那一刹那,只是把轨道协管员吓到了。在几乎没什么人的站台上,抖落身上的雪,染冈又跑了起来,当他站在函馆的马路上的时候,问题又出现了,是的现在没有车,连出租也不见踪影。
	
	雪终于些许小了下来,可以看清四周的景色,但是在被白雪覆盖的大地上除了雪还是雪。
	
	吹雪以为自己一定会被现在这番景色深深吸引,但是还是抵不过思维的游离。
	
	其实倒霉和好运可以同时并存,好比错过了末班车,但是却搭到了前往同一目的地的顺风车。
	此时,在街头困惑的染冈遇到了白恋食堂出来采购食物的小货车。一切就是这样必然并且绝对着。说明自己的目的后,司机和采购员爽快的答应了载着染冈,回学校去。
	
	在车上的时候,司机和采购员都微微数落起吹雪来,什么失踪不是一两次了,虽然每次都会把大家吓的半死,但是总是适时的回来了,但是这次却是挺让人操心的。慢慢的染冈已经听不清。他只是想快一点,再快一点到达白恋。
	
	当货车在白恋的后门停下,染冈只是匆匆道谢。在白恋住过一段时间,地形还是记忆犹新。
	其实根本不需要记忆,跟随感觉,想要寻找的人就在那里。
	如果没有感觉就找不到,只是因为此时此刻的心灵相通所以才使得一切都不在是距离。从一开始就决定的狗血剧情,所以只能是染冈龙吾找到了吹雪士郎。雪又开始下起来,窸窸窣窣,但是风不再猛烈。
	
	“在这时候会碰到山神哦。”
	不过有时山神不会出现,出现的或许是神龙。然后对少年说你已经收集齐了7颗龙珠,现在我可以完成你一个愿望。
	
	“吹雪!”即使现在积雪已经漫过大腿,连行走都变得困难,在看到远处有些较小身影,染冈这样喊出来,然后再山间回响着这个名字。
	
	神龙说:“少年,你现在的愿望是什么,无论是什么,我都会帮你实现。”
	少年:“我想看见一个人,就在这里……”
	
	少年:“我想见的人是……”
	如果只是时间不对,地点不对,那现在总可以了吧。
	
	“染冈……”
	
	时间从一开始就是算好的,当染冈出现在吹雪面前的时候,一切还再游离的感觉慢慢回到身体。
	
	“染冈君!”吹雪失去重心的,便顺势一把抱了上去。他的额头没落准位子,重重的磕在染冈的下巴上,“喂”还没等染冈喊疼。吹雪决定就这样亲上去,本来想好的句子其实根本就不需要。
	
	染冈被突如其来的吻,惊的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当冰冷的皮肤慢慢融化,染冈决定去回应这样突然起来的温暖。
	
	只是这样就可以了,那些早就想好的对话根本就不重要了。
	
	
===============fin=================
好不容易写完了,一定得在博里存……
爱染吹的大家都去来一发呀ww(拖走
bug都不想改……(继续拖走
PR

PREV ENTRY ← MAIN →NEXT ENTRY
TRACKBACKS
URL:
COMMENT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SEARCH THIS SITE
Calendar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Me
HN:
Ecolulu
性別:
非公開
自己紹介:
+Ing
Anime


Comic

OVA
└Tales of Symphonia
Game




Still in Love
├Digimon
├One piece
└闪电十一人
pixiv
Comment
    Search
    OTHERS
    Designed by TABLE ENOCH
    Powered by [PR]